随梦小说网

正文 第5565章 差点吓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然后,所长彻底被吓到,被这个证件上面标注的有关部门的名字给吓坏了。◢随*梦◢小*说Щщш.suimeng.lā他这辈子虽然是第一次见到秘密犯罪调查科的人,但是这辈子绝对不是第一次听说这个秘密部门的存在。

    只要是被这个秘密部门给盯上的人,基本上不可能有什么好下场的。要知道,这些人可是朝廷最厉害的一群鹰犬,谁招惹谁死。

    所长心里这个时候完全是百分之百的可以确定,这个证件是真的,眼前的这些西装男也绝对都是真正吃皇粮的有关部门的成员!

    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敢假冒秘密犯罪调查科的人的!

    可是问题是,这个所长刚刚还把这群人给骂的十分的心情愉快啊!

    一时间,所长的脸上表情顿时变得如同刚刚死了儿子一样,双腿已经一阵酸软,身子有些摇摇欲坠的节奏,就差直接跌坐到地上去了。

    所长苦着脸,就差直接冲过去当场给王儒林这些人跪倒在地,哭喊着求饶命了。

    不过,求饶显然是这个所长现在最需要做的事情。

    所长赶紧把证件还给那个秘密犯罪调查科的成员,苦着脸问道:“这位同志,请问你们的灵导是哪一位?”

    那个秘密犯罪调查科的成员鄙视的看着这个前倨后恭的所长,撇撇嘴,不愿意回答,但是下意识的看向王儒林那边,跟着又看向了张铁根那边去。

    只是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而已,却是让所长的心里感觉更苦了。他真的就怕这个事情发生,可是看这个秘密犯罪调查科成员的表现,那个土里土气的农民工他居然不单单只是秘密犯罪调查科的普通成员而已,人家分明还是一个灵导的样子啊!

    在我大华族全力结构里面来说,从来都是到处充满了潜规则和各种各样见不得人的规矩。你可以得罪一下小公务猿,但是你绝对不能够得罪一个小灵导!

    特别这还是一个来自于非常特殊的权力部门的小灵导。

    想到这里的所长,只好是绕过秘密犯罪调查科的那群人,他显然暂时是够不着张铁根了。张铁根现在正被秘密犯罪调查科的成员们所团团包围起来着。他只好先去找王儒林。

    “这位同志,请问您是这些同志们的负责人吗?”所长巴巴地问王儒林道。

    王儒林鄙视的看着眼前这个所长,撇撇嘴,说道:“你刚刚不是表现地特别嚣张,对我们就是一阵破口大骂,还想要把我们都给抓起来,带回局子里去审问的吗?”

    所长赶紧放下了架子,只能够陪着笑脸道:“这是个误会,天大的误会,我先前不是不知道各位同志们的真实身份吗?这才会造成了这么巨大的一个误会。我这边和大家深表歉意!这位灵导同志,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在你这位高级警察面前,我这种人根本什么都不是。”王儒林毒蛇的反唇相讥道。

    “别,别这样说,领导同志,无论你们大家是来自于那个有关部门,咱们大家都是为了维护社会的河蟹与稳定在做事,大家都是一家人。我再度和你以及大家表示道歉。”所长再度继续放低姿态,腆着脸求饶道。“您是大家的负责人,请您消消气吧。”

    说着,所长看了看张铁根那边,压低了声音对王儒林说道:“这位灵导同志,大家既然是一家人,能不能请您帮我去把那边那位小同志叫过来,我好亲自诚恳的和他道歉呢?”

    “你说张先生啊。不好意思,他可不是我所能够叫得动的。”王儒林冷冷地告诉所长道。

    所长愣住了一下,奇道:“您叫那位是张先生啊?难道张先生并不是你们部门的人吗?”

    “当然不是。”王儒林回答道。

    所长的眼睛里面顿时冒出一股精光来,心里有些暗自欢喜起来,赶紧追问王儒林道:“难道张先生是你们追捕的罪犯?”

    王儒林闻言,顿时横眉怒目的瞪着这个所长,怒道:“你特么胡说什么?张先生怎么可能是罪犯,你特么是罪犯,张先生也不可能是罪犯!”

    所长打死也想不到,眼前的这位同志看起来一表人才,文质彬彬的样子,可是突然爆发起来之后,也未免显得太过突兀和没有礼貌。毕竟,他刚刚只是说错话而已吧,这应该只能够算是失言而已,并不是什么天大的过错。

    “对不起,是我失言了,我不应该乱猜的。”所长赶紧再次和王儒林道歉道。

    “管好你的嘴巴,否则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王儒林极其严厉的警告这个所长道。

    所长被王儒林如此凶悍的警告给吓了一大跳,这个时候终于意识到,那个虽然看起来完全土里土气的小青年,他肯定不是什么农民工,他的身份肯定极其不简单。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些秘密犯罪调查科的人显然是专门跑过来保护这个人,而且对他表现得特别的推重和恭敬!这个年轻人看来绝对是背景不一般。

    所以说,这样的一个存在,肯定不是他所长这种人可以招惹得起的吧。

    眼看着张铁根的身份被堆积得越来越高,越来越招惹不得的样子,让这个所长心里最后的一丝侥幸算是彻底落空,让这个所长的心里也跟着变得越来越苦。

    所长只好再度和王儒林求道:“这位同志,您真的帮帮忙吧,帮我把那位张先生叫过来一下,我这边一定要诚心诚意的和他道歉,请求他的原谅才行。”

    王儒林鄙视的看着这个所长,冷冷地说道:“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敢叫张先生过来?”

    所长的反应倒是真快,赶紧说道:“那请你的人让开一下,我过去和张先生道歉?”

    王儒林倒也不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存在,当即向着他的人点点头,就有人给所长让开了一个路。

    所长赶紧过去,来到了张铁根的面前,巴巴的看着张铁根,硬是在老脸上面挤出一抹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