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406 中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

    李蘅远眉心轻拢,就要拒绝。◢随*梦*小◢说щЩш.suimEnG.1a

    这时董文举道:“玉山,您的掌上明珠实在太过可爱,犬子唐突了,但是犬子说的话,倒是可信,他说能照顾阿蘅一生一世,就不会耍赖。”

    又看向李蘅远:“阿蘅,这里有这么多你的好朋友,你不妨好好考虑考虑。”

    对啊,这里这么多人,如果直接拒绝,董养浩就会十分没面子。

    他们两家可是世交好友,总不能因为儿女亲事就翻脸,可是如果不说,她明明喜欢的是萧掩。

    在众多人之中,她都不能给萧掩一个名号,一点安全感,那还叫什么喜欢?

    所以到底是跟董家的交情重要,还是萧掩重要?

    自然是萧掩重要。

    萧掩对她来说,太重要了。

    可是真不好拒绝。

    李蘅远看向董养浩,这个人为什么总要把事情弄得这么尴尬,让大家为难?

    少女那清澈的眸子中带着一丝埋怨。

    她板着脸,极其不高兴的样子。

    其实不用她说,他也知道她是什么想法。

    可是没办法啊。

    董养浩在袖子底下攥紧了拳头。

    如果这时候不逼李蘅远表态,真的找不到机会了。

    董文举和李玉山的到来,是董养浩使的计策。

    本来李玉山明日要走了,董文举在跟他喝酒。

    董养浩让自己的小厮去查探,二人真的在一起,那么正好,让二人一起来,这样他就能当着两位父亲的面,逼迫李蘅远答应他。

    李蘅远心软,总不会让他没面子。

    还有李玉山,也要给董家点情面,应该也会帮着他。

    如果不这样,他如何能娶到李蘅远啊。

    景云大师说的明白,李蘅远跟萧掩不会有好结果的。

    可是李蘅远已经对萧掩执迷不悟了。

    董养浩又挺直了胸膛看着李蘅远,露出了紧张的笑:“阿蘅,你慢慢想,然后再回答我,嫁给我好吗?”

    慢慢想还追问。

    一遍不行问两遍。

    她到底该怎么办?

    李蘅远将目光转移到萧掩那边,她到底在怎么办啊?

    就在这时,李蘅远突然尖叫一声。

    “二郎,你怎么了?”

    接着站起,向萧掩的方向跑过去。

    众人都看向萧掩。

    董养浩心想我这边要让阿蘅嫁给我,阿蘅去扑向萧掩,以为这样就可以转移注意力吗?

    可是下一刻,他的脸色就不对劲了。

    萧掩坐在那里,懵懂的看着大家,但是从他左边嘴角,正在缓缓的留下血迹。

    黑色的血迹,像一条爬的很慢的虫子,慢慢的,往下流。

    他的依然高洁的脸庞就显得有些诡异。

    血迹是黑色的。

    董养浩也慌了,萧掩到底怎么了?

    李蘅远已经到了萧掩面前,并且岳凌风夜寒轩墨玉三个本来就跟萧掩很近的人全部围上来。

    李蘅远捧着萧掩的脸,声音颤抖道:“你怎么了?”

    萧掩依然懵懂,看向岳凌风。

    岳凌风手抓着他的脉,脉洪大,来势汹汹。

    “热毒侵体,萧掩,你没有感觉吗?”

    岳凌风话音刚落,噗的一声,萧掩身前的杯盘,全部喷上黑色的鲜血。

    就连李蘅远的衣服上都是。

    而萧掩那俊逸的脸,瞬间变得苍白,黑血星星点点衬托其上,看起来触目惊心。

    李蘅远失声大叫:“二郎,你到底怎么了?”

    萧掩嘴唇颤抖一下,接着一翻白眼,顿时晕了过去。

    岳凌风叫夜寒轩帮他:“萧掩中毒了,快……”

    之后岳凌风什么都没说,夜寒轩和他一起,将萧掩匆匆往外面抬,李蘅远二话不说跟了过去。

    屋子里其他人这时候也乱了。

    “到底怎么回事。”

    “怎么会中毒。”

    “是啊,怎么会中毒,哪里来的毒品。”

    要知道这可是萧掩自己家。

    菜饭都是他自己布置的,怎么会中毒。

    董养浩心想,萧掩一定是假装的,这样一乱,大家都关注在他中毒上,谁还记得他曾经问过李蘅远的话?

    现在李蘅远回不回答他,都没人在意了。

    屋里的人这时候都要出门去探视萧掩。

    突然就听到一声震怒的声音:“谁都不许离开。”

    众人回过身一看,是李玉山突然一吼。

    方才一阵混乱,大家都关注萧掩,竟没人看他。

    国公发话了,屋里的人全部都停下脚步。

    景云上前一步走向李玉山:“国公这是何意?”

    是啊,李玉山的语气可不怎么好。

    董养浩心想莫非真有蹊跷?

    李玉山道:“二郎明显是中了断肠草的毒,这种毒药吃下去,肠胃溃烂淤血,所以再吐出来,血是黑的,中毒之人,十个中只能有一个侥幸活命,十分狠毒。”

    说道这里,他虎眼暴突,是一副嗜血的模样。

    “让我知道是谁下的毒,老子将他千刀万剐。”

    所以萧掩是真的中毒,不是转移视线?

    董养浩愣愣的站在原地,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

    萧园后院萧掩的卧室,岳凌风正在给萧掩灌肠洗胃。

    那个场景,一般人是看不了的,所以大家都被他赶出来了。

    李蘅远趴在门口哭。

    夜寒轩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求助的看向墨玉。

    墨玉沉吟一下道:“娘子,郎君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的。”

    李蘅远回过头来看着他,神色茫然,目光空洞。

    “真的会没事吗?岳凌风说是断肠草的毒,非死即伤,你看岳凌风都满额头的大汗,真的会没事吗?”

    所以所有的安慰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墨玉抱歉的看向夜寒轩。

    夜寒轩抓抓脑袋,后看向李蘅远:“娘子,郎君要是死了,你可要给他报仇啊。”

    墨玉:“……”

    李蘅远一下子瘫软在门口,嚎啕大哭。

    “萧掩不会死的,萧掩绝对不会死的。”

    夜寒轩道:“可是大家都觉得他就不活了,您也看见了,方才不停的吐黑血。”

    昏迷不醒,但是血一直没停过。

    李蘅远吓得眼睛一翻。

    墨玉:“……”

    他赶紧把夜寒轩推到一边,抱起李蘅远掐着人中。

    李蘅远很快睁开眼,看着墨玉就会想到萧掩为了让她不要变心,穿着红衣服在她面前晃悠的场景。

    她们刚刚开始,感觉好日子也刚刚开始,怎么萧掩突然就中毒了。

    墨玉心想这样下去,李蘅远肯定撑不住的。

    他低声道:“娘子,一个人到底有没有能力,不是靠说的,就是靠遇到大事看这个人的应对能力,郎君还有救,你自己却哭得死去活来,如果郎君没事,你岂不是白白伤心。”

    “说句不好听的,果真郎君有事了,正如老夜所说,您不还要给郎君报仇,可是你在这里哭,仇人早跑了。”

    李蘅远的眸子一圆。

    墨玉神色肃然:“难道属下说的不对吗?郎君之前还好好的,那断肠草的毒药,是巨毒急毒,总不能是昨天下的,就是方才,所以凶手就是方才咱们几个的其中一个。”

    李蘅远抓住墨玉肩膀站起来。

    “你说凶手是自己人?”

    他们方才吃饭的时候,可不都是自己人。

    李蘅远问完,心头一阵阵恶寒,自己人,给自己人下了毒。

    她转而又哭出来:“那现在人都散了吧?原来我是个废物,什么都做不了。”

    有人要毒害萧掩,他把仇人给放了。

    墨玉蹙眉道:“亡羊补牢,兴许人还没走,再者说,国公方才不是还在吗?怎么样了,咱们先去看看。”

    对,父亲方才还派人来问萧掩怎么样了。

    有父亲在,说不定事情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坏。

    李蘅远迈步往前走,她能感觉自己的脚步很虚浮。

    她甩甩脑袋,那自己冷静。

    墨玉说得对,越是遇到大事的时候才真正考验一个人,萧掩现在需要她,她说过要和他平等,她还要为别人撑起一片天。

    这时候,绝对不能倒下。
    《世玺》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SuiMeng.La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