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第1170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王大贵一听到“小翠”两个字,马上就往密室赶去了。~随~梦~小~说~щww~suimеng~lā他倒不是有多害怕沐若雪,他是真的很担心小翠的安危。自从沐若雪把这个小姑娘抓回来之后,王大贵的心,就开始慢慢转移到小翠身上去了。

    听到小翠的名字,沐筱萝也是一震,见王大贵去了,她也想跟着去救小翠。可是络腮胡子不走,沐筱萝不好行动。她还不想暴露自己,这个络腮胡子,有太多的秘密,沐筱萝想再冲他的身上,挖出一些有价值的信息来。

    可那络腮胡子,却没有离去的意思,他慢条斯理地端起茶碗送到嘴边,却又停住了,随即盖上了碗盖,冷冷地说;“朋友,屋梁之上灰尘太大,而且时间呆长了也不舒服,你还是下来吧!”

    沐筱萝吃了一惊,没想到自己隐蔽得这么好,却还是给他发现了。看来这个外表粗豪的汉子,内心却也不糊涂,还真是不可小觑了他呢!

    既然被人家看破,那就出来吧,正好自己也有很多话想问他。就在沐筱萝准备现身时,突然一阵大笑声,从另一端的房梁上响了起来,随着笑声,一位青衣人飘然落下地来。

    原来是一位精神矍铄的长者,那老人鹤发童颜,长须飘飘,一派仙风道骨的气象。他落在络腮胡子面前,语气中略带赞赏地说道:“阁下好俊的功夫,居然连老夫也瞒不过你!当真是后生可畏啊!”

    络腮胡子苦笑起来,有些自嘲地说道:“你这个老头,也太抬举我了。我那里是武功好啊,只不过是刚才运气好,侥幸在端起茶碗的时候,撇见前面的墙壁上有条黑影,在才知道梁上藏有君子呢!”

    络腮胡子说这话的意思,不外乎是讽刺这位老前辈,像盗贼一样躲在人家的屋梁上,极不光彩的行为了。

    老人哈哈一笑,毫不在意的说道:“有些事情,逼问远不如偷听的效果好。不过你能有这等敏捷的观察力跟反应能力,也算是难能可贵得很了。刚才不你喝茶,可是害怕我会在茶里下毒吗?”

    络腮胡子听到“下毒”二字,似乎想起来什么,他试探着问道:“敢问老人家,那万毒谷的主人,是您老吗?”此话一出口,把沐筱萝吓了一大跳。她本来是想跟随王大贵去营救小翠的,因为发生了刚才的插曲,才逗留了一会儿,没想到却有这么大的收获。

    对于万毒谷,沐筱萝的脑海里是有印象的。江湖上传言万毒谷用毒使毒的本领,天下无双。而且沐筱萝模糊中觉得,这个万毒谷,跟自己有着莫大的关系。至于具体是什么关系,她一时想不起来。

    那老人又是一阵大笑,笑声爽朗。他看着络腮胡子说:年轻人真是孺子可教也,你能找到了老夫的万毒谷去,现在认出老夫来,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此话一说出口,反倒把络腮胡子吓了一大跳:“您老知道我去过万毒谷?那也应该知道,前去找万毒谷找你的,那位青衣男子的身份了吧?”

    老人神色一变,犹豫片刻之后说:“那是老夫的逆徒钟离重,因为品行不端,早在十年前,就已经被逐出师门了。按理说他的生死,跟老夫再无任何的关系。可恨老夫的心里,始终放不下他。”

    “那一次听说他去了万毒谷,老夫就估摸着,可能这个畜生,在外面又遇到什么为难的事情了。心里老是惦记着,也就留了心。见你老是在森林里面转悠,料到可能跟他会有些关系,所以就经常光顾你们这里了。没想到今天的收获,却是这样的大!”

    老人倒背着手,在屋子里踱来踱去,淡淡的问了一句:“刚才听你们二人,老是提到两个女人的名字,请问,她们都是些什么样的女人呢?”

    络腮胡子一听这话,心里就气不打一处来。他暗中寻思,这个老头,竟然真的就是大名鼎鼎的万毒谷谷主,又是那个青衣男子钟离重的师傅,更加是个难缠的角色了。看来自己还真是流年不利,尽遇上些厉害的人物,而且是越来越厉害了呢!

    自己连沐筱萝、沐若雪跟钟离重他们都惹不起,那里还敢得罪这个老毒物?当下一五一十的,把他们表兄弟跟沐筱萝的矛盾说了出来。“至于沐若雪等人出现后的事情,想必老爷子在屋梁之上,早已经听得明白的,不需要在下再复述一遍了吧?”

    沐筱萝很想去救小翠,看到二人喋喋不休的说个没完没了,忍不住着急起来。她轻轻地揭起一片屋瓦,扔到密室外面的一棵大树之下,声东击西引开了两人。然后一伏身子,往关押小翠的方向从容而去了。

    花厅里的火势,已经得到了控制,王大贵正在声嘶力竭的指挥着,让下人们做一些善后的工作,小翠不知又被他转移到什么地方去了。

    趁着混乱,沐筱萝抓住了一个小丫头,逼问她小翠关押的地方在那里。小丫鬟吓得花容失色,只是一个劲的摇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看来只有抓住王大贵,才能救出小翠了。沐筱萝焦躁了起来,林叔林婶刚死,林可儿生死未卜、下落不明,被她抓住的那个男人,又是这个老头的徒弟钟离重。虽然老人口口声声的说,钟离重是他的逆徒弃徒之类的话,不过看得出来,他对钟离重的那份关心,丝毫也不亚于父子之情。

    这就令得沐筱萝更加的棘手起来,一时间千头万绪,要顾那一头都不是。最后决定先抓住王大贵,救出小翠再说。虽然明知道这样会惊动那位极其厉害的老头,不过事急从权,眼下也顾不得许多了。

    眼看着火势渐渐小了下来,王大贵心头一松,感觉到口也渴了。他走进一间房子,倒了一杯茶刚要喝,沐筱萝那肯放过这个机会?神不知鬼不觉地欺身近前,点了王大贵的穴道,逼问他小翠关押的地方。

    乍然见到沐筱萝,王大贵几乎被吓得死了过去。他以为,是沐筱萝的鬼魂,找自己索命来了。就在他张嘴刚要惊呼的时候,沐筱萝飞快点了他的哑穴,王大贵就那样大张着嘴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对于沐筱萝的厉害,王大贵是见识过的,很快他就妥协了,带着沐筱萝去把小翠放了出来交给沐筱萝。令王大贵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沐筱萝在救出小翠之后,突然出手杀死了他。

    这王大贵跟络腮胡子,丧心病狂地杀了那么多无辜的百姓,简直就是作恶多端,罪不容诛。沐筱萝再也不敢把他们留下了。否则屠杀老百姓的悲剧,还会再延续下去的。虽然络腮胡子有万毒谷主在,无法对他动手。可这个王大贵就不同了,他现在是孤家寡人一个,机不可失,杀一个少一个,总好过两人全留着的好。

    小翠目光散乱,眼神有些疯狂,双眼血红。虽然被沐筱萝点了穴道动弹不得,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却死死盯在沐筱萝的脸上,仿佛跟她仇深似海一般。

    沐筱萝带着小翠,飞奔回到林家。如今的林家,再也找不到从前那温馨和睦、欢声笑语的痕迹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死气沉沉的恐怖气氛。

    刚一进院门,沐筱萝就听到低低的哭泣声。是林可儿的声音!沐筱萝精神大震,飞身进了屋子。林可儿跪在二老的遗体之前,哭得肝肠寸断。看见沐筱萝回来了,林可儿止住哭声,卡眼泪依然像断了线的珠子,不停地从眼里滚落下来。

    一夜之间,这个小姑娘仿佛长大了一般,不再任性妄为了。她手里烧着纸钱,呆呆地看着父母亲的遗体,脸上的表情是悲愤交加。她只是默默地烧着纸钱,默默地流着眼泪。既没有嚎啕大哭,也没有寻死觅活。

    沐筱萝一阵心痛,她放下小翠,把林可儿揽进了怀里,眼泪忍不住就掉了下来。林可儿安静地伏在沐筱萝的怀里,突然说道:“沐姐姐,你教我武功吧!我知道,你已经给爸爸妈妈报了仇,可是我再也不想过任人宰割的日子了。我想跟姐姐一样有本事,不但没有人敢欺负自己,还能做很多伸张正义的大事情!”

    林可儿的话,使得沐筱萝一阵心动。没想到这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一转眼间,就真的长大了。虽然林家二老的死,令沐筱萝既痛心又愧疚,她总觉得,林叔林婶是被自己害死的。要是没有自己的强出头,得罪了王大贵跟络腮胡子,那林叔林婶他们就不会死,也不会害得林家家破人亡了。

    对于林家留下的唯一骨血林可儿,沐筱萝决心把她培养成一个强者。所以,在林叔林婶托孤的时候,沐筱萝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他们。虽然她心里也有顾虑,担心林可儿吃不得苦学不好武功,不过她告诉自己,无论有多艰难,也一定要把林可儿培养出来。

    现在见到林可儿自己提出想学武功,沐筱萝自然是喜出望外,马上就一口应承下来了。她捧起林可儿那张脏兮兮的小脸,心疼地问她躲在那里,看到了什么。

    天边泛出鱼肚白,新的一天又来临了。惊魂未定的林可儿,指着火房里面的灶膛对沐筱萝说:“我就躲在那里,是妈妈把我塞进去的。妈妈说,灶膛是生火的地方,没有人能够想到那里还能藏人。”提到妈妈,林可儿的眼泪,再一次的泛滥成灾。

    良久,林可儿终于平静了些,在沐筱萝的轻轻拍抚之下,说出了昨天发生的一切:“你跟爸爸进山谷去打猎,却不带我去。我心里不舒服,一个人偷偷的藏在村口的大树顶上,看着你们一路往山谷里走去。”

    “突然,我看见王大贵带了好多人进了村子,见人就抓起来,不是打死就是打得半死。王大贵身边有几个人很奇怪,他们并不出手干坏事,只是一个劲的逼问我家住在那里。这几个人中间,还有一个女的,长得漂亮极了。”

    “我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等他们走远,就偷偷溜下大树来跑回家去,告诉了母亲。母亲也是吓了脸都白了,身子像筛糠一样抖了起来。她拉着我就往外跑,可是刚走到院子里,就听见人声噪杂,好像是往我家来了。母亲从院门的门缝里往外一看,拉着我又跑回屋子,急得团团乱转。”

    “突然,母亲一把将我塞进灶膛里面,说这里很安全,他们是找不到我的。我吓得一把拉住母亲,要她也跟我躲进灶坑里来。母亲却说她要去找你们,让我乖乖的呆这里别动,她去找你们回来救我。”

    “在村口的时候,我亲眼看见他们杀人,心里害怕极了,就不敢乱动,一直躲在这里。后来时间一长,我就睡着了。等我醒来,发现外面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我等得不耐烦,就悄悄的出来了。刚一出来,我就看见家里死了好多的人,我吓得哭了起来,开始到处找你和父亲母亲,却发现他们已经死了!”

    说道这里,林可儿再度泣不成声。沐筱萝只是紧紧地搂住林可儿,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去安慰她。林可儿抽噎了一会儿,接着又说:“我发疯似的到处找你,都没有你的影子。但是我发现,那几个逼问乡亲们说出我家的人,几乎全部被你杀光了,还有一个没断气的,也是在我们家里。想着你可能是去找王大贵算账去了,就又回到父母身边陪伴他们。”

    “在这段时间里,我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为什么我们老是被别人欺负?那是因为我们没有别人的本事,这个世界没有道理可讲,只要你比别人强大,就没有人能够欺负你了。所以我想跟姐姐学武功,虽然已经保护不了父母了,但至少以后,再也没有人能够任意的欺负我了吧?”

    沐筱萝正想搭话,眼角的余光中,突然看见小翠从地上爬了起来,眼睛直直地盯着,地上林叔和林婶的尸体,面无表情的走了过去。沐筱萝吓了一跳,林可儿受到她的感染,一回头间,也看见了向父母亲遗体走过去的小翠。

    林可儿大急,忙挺身挡在小翠面前,还来不及说话,小翠眼露凶光,伸手就来掐林可儿的脖子。沐筱萝吓了一跳,赶紧把林可儿拉到过来,用身子挡住了小翠。
    《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SuiMeng.La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